从《雪国》中的叶子图像

时间:2019-03-25 07:55:38 来源:度假村资讯网 作者:匿名



从《雪国》中的叶子图像

作者:未知

摘要:本文从《雪国》中叶子的人物形象出发,探讨了小说的思想。从叶子的声音,叶子的眼睛和叶子的爱情观点来看,分析了叶子的特征。重点是《雪国》叶子死亡的目的和意义,叶子死亡的深层含义和作者对死亡的理解,最后通过叶子的特征和死亡结果《雪国》日本意识形态思想体现。

关键词:《雪国》使人物形象死亡

一,导言

1.川端康成

Kawabata Yasunari是第一位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日本作家,在日本享有很高的声誉。他的父母早早去世了,他在成长过程中抚养他的祖父母已经去世了。童年的不幸造成了他孤独的性格。川端康成的早期作品大多以自己为基础,表达孤独与寂寞;迟到是日本底层女性的悲惨遭遇。

2.《雪国》

《雪国》是Kawabata Yasunari的第一部中篇小说。凭借这部小说,川端康成于1968年获得诺贝尔文学奖。一旦小说出版,它在文学界引起了极大的轰动,不仅在亚洲,而且还翻译成英语,法语,德语和其他多语言语言。

3.研究状况

中国大部分关于《雪国》的研究都集中在蝎子与蝎子,岛屿村庄和三片叶子之间的关系上。小说中描述的长度并不多,对文章开头和结尾的叶子的研究很少。作为《雪国》的重要线索,对叶片及其表达的研究对于深入理解《雪国》和富集《雪国》具有重要意义。

2.叶子的人物形象

叶子的声音

“她的话很美,几乎是悲伤的。在白雪皑皑的夜晚,明亮的声音回荡了很久。”

“这是一个几乎悲伤的美妙声音。它似乎是某个地方的混响。”“叶子的美妙声音几乎是悲伤的,好像是雪山的回声,仍然留在岛上的村庄的耳朵里。

这部小说的主角,岛上村庄,反复使用“美丽”和“悲伤”这两个词来形容树叶的声音。这是一种纯洁悲伤的声音。它立刻捕捉到了岛上村庄的耳朵,仿佛它从琐碎的时间穿过,穿过冬天寒冷的晨光,在积雪的地方留下一个安静的地方。树叶是岛屿村庄中心的安静地方。在描绘蝎子的同时重写她的指尖,她的身体的温度,她的脸颊和叶子的描述更多地集中在她的声音和眼睛上而不是手可以触摸的地方。这种对声音的空灵描述使得树叶的形象更加美丽,纯净和细腻,直到它逐渐脱离树叶本身,成为雪国的一部分,并成为岛屿村庄灵魂的纯净土地。

2.叶子的眼睛

在《雪国》,除了叶子的声音,另一个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叶子的外观。 “这是远处的冷光,照亮了她眼睛周围的眼睛。她的眼睛与灯光重叠的那一刻,就像夕阳余辉中飞舞的迷人美丽的夜蛾。”叶子的眼睛非常引人注目,温柔,神圣,有着迷人的光芒,所以岛上的村庄只能从火车的窗口看到,并且迷恋着这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后来,岛上的村庄又看到了树叶,经常用“锐利”来描述树叶的眼睛。 “但是叶子只是猛烈地瞪着岛上的村庄,他们一言不发地走过了地球。”

“在一瞬间,她看起来像一个带着严肃表情的面具,狡猾地看了一眼。”

希望浪费其祖先的岛屿村庄认为,所追求的一切都将失去,所有追求的东西都是徒劳的。他没有追求,精神空虚,没有做任何事情。一心一意,诚实,坚持做他们想做的事情的叶子正是岛村永远不会去的地方。叶子的“锐利”眼睛直接刺伤了岛上村庄的东西,这些东西看不到光线,也无法向人们展示。那些像灯一样明亮的眼睛,冷漠的眼睛看着高高的衰落,生与死,古人不变,闪耀着。3.叶子的爱情观

小说的开头是对岛上村庄看到叶子照顾男性的场景的描述。叶子以善意的方式照顾男人,不禁吸引了岛上的村民的目光。虽然叶子仍然是女孩在他眼中的样子,但照片和真正的锤子能否成为明星?他们已经是夫妻了。叶子曾经想成为一名护士。她小心翼翼地照顾着火车上的男人并照顾她的第一个病人。由于她的第一个病人也是情人的离开,她成为护士的梦想也被打破了。它是。

“不是吗,我只是照顾别人。”

“但是,你愿意离开坟墓去东京吗?哦,对不起,请把我带到那儿。”

叶子与蝎子不同。虽然蝎子有一种炙手可热的感觉,虽然他们有勇气大胆追求,但他们不会让自己迷失在爱中。叶子仿佛它们是为爱而生的。她对这个男人一心一意,即使她知道那个将要照顾死亡的男人如岛村所说的那样“无用”,但他仍然认为他是这辈子的爱。 。男人的死亡,叶子彻底的爱的结束,也破坏了叶子的希望。她全心全意照顾男人,照顾她的兄弟并照顾旅馆里的孩子。

叶子的死亡

小说以叶子的死亡结束,但川端康成用了大量的笔和墨水来描述叶子死亡时的场景。

“女人的身体在空中处于水平位置。岛上村庄的心脏突然震惊了。他似乎没有立即感受到危险和恐惧,仿佛它是虚幻世界的幽灵。僵硬的身体落入了空气变得柔软。然而,她的外表就像一个没有反叛的娃娃,她因为失去了生命而自由了。此时,生与死似乎停止了。

这个结局似乎很突然,很多读者难以接受,但它实际上包含了Kawabata Yasunari的深刻思想。

当叶子最后一次与岛上的村庄交谈时,她哭着说:“我的妹妹认为我疯了。”与此同时,侄子也在与岛村的对话中提到过。 “我不知道为什么,我看到她总觉得将来有可能。”是我沉重的负担。“

男人去世后,叶子开始“帮助”蝎子,但在茶的一边,但茶的结束不能忍受客人的外观。她是一个纯白色的洁净者,有盲人无法忍受的东西。没有最后的手段,所以岛上的村庄特别着迷。如今,叶子踩着蝎子的路径,所以Kawabata Yasunari使用死亡作为叶子的家,并选择让叶子在最辉煌的时间死亡。 “由于生命的损失,他们似乎是自由的。”“岛屿总觉得叶子没死。她的内心生活正在变形,成为另一种东西。“这是一种永恒的生命,是人类生命的纯洁和美丽。 Kawabata Yasunari很久以前就说:“自杀和没有耐力是最好的。无声的死亡是无限的生活。”叶子是岛村中最美丽的,最美丽的东西就是死亡。永恒。理解这一点的岛上村民,“坚持脚跟,抬头看,银河似乎砰地一声,倒在他的心上。”

Kawabata Yasunari使用大量的笔和墨水来描述叶子死亡时的场景。 “这些火星散落在银河系中,然后扩散。岛上的村庄感觉好像已被抬升到银河系中。黑烟冲向银河系。相反,银河系猛烈下降。在屋顶外面喷出的水柱震动和摇晃,变成了水雾,反射出银河系的光芒。“银河系反射着火焰,形成了一幅美丽的画面。人们感受到了悲伤的感觉,但是死亡沉浸在树叶中,像雪的沉默,像银河系,短暂的,但永恒的,成为一个不朽的美丽。

四件事

“物质悲伤”首次出现在紫色风格的部门《雪国》。该教派的宗派提出了一种审美意识,悲伤思想??在日本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悲伤,日本这种独特的审美意识反映了日本人的生死观念。物质悲伤的主要追求是“即时美”,即“注重事物”。 “那些悲伤”中的“事物”和“s”具有相同的重要地位。

《源氏物语》日本人民的“悲伤者”思想渗透到雪国,成为一个非现实,悲伤,美丽但永恒的世界。《雪国》在场景中选择的场景,如雪花,耀斑和银河波,都给人以流逝,镜像和水的感觉,叶子的体验都反映了“悲伤”的美。小说中叶子死亡的结束是将这种“投掷”思想推向极致。死亡和永生,不朽是美丽的。

引用

[1] Kawabata Yasunari(日本)由Ye Haoqu翻译。《雪国》[M]。南海出版社,2010。[2]刘伟。关于Kawabata Yasunari《雪国》中“思考”的思想[J]。《雪国》,2007。

(作者:北京八一学校)


  
度假村资讯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度假村资讯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视频,版权均属度假村资讯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本网协议授权不得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

已经被本网协议授权的媒体、网站,在下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度假村资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